tom blachford nihon noir tokyo

2018-01-10 00:15
Edo-Tokyo Museum, 1993.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汤姆·布莱克福德(Tom Blachford)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做到的:无论是在深夜偷到一处房产,打开一个令人讨厌的灯泡,还是因为他的最新项目,尼洪·黑尔(NihunNoir)征用了一批15人的公路修理工,带他到空中20米,从不可能的角度占领了东京的那金胶囊塔(Nagkin)。这位总部位于墨尔本的摄影师几乎没有机会,更没有机会去剪辑室了。
布莱克福德自从午夜现代以来就一直在我们的雷达上,他的一系列奇妙的月色照亮了世纪中期棕榈泉的房子。这位夜间爬行的艺术家有一种戏弄这个怪人的诀窍,最近一次是去玻利维亚捕捉弗雷迪·马马尼(FreddyMamani)的奇幻建筑。去年,澳大利亚朝日啤酒公司接洽了Blachford,并给出了一份公开的简报,向东京展示另一面。布拉克福德说:“我的目标是传达我第一次访问东京时所感受到的那种感觉,那就是你不知何故被带到了这个先进而神奇的平行宇宙。”“我想给这座城市注入一些神秘的东西,每当我访问这个城市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这个地方让我感到困惑和神秘。”
这位澳大利亚摄影师引用了电影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文的“超饱和调色板”作为“日本黑奴”的灵感之一-尽管最终闪耀的是布莱克福德对新黑科幻经典电影“刀锋Runner”的明显敬意。“未来主义者西德·米德提出的艺术方向和前提是如此的密集和深思熟虑。布莱尔福德告诉我们,我们距离建于2019年(Blade Runner)的2019年还有两年时间,尽管我们没有生活在世界之外的殖民地,但他对我们城市发展的微妙预测正在成为现实。“空调、水管、管道和电缆对我们建筑的外部增强,以及高层建筑的密度,在他所预测的范围内都有很大的感觉。”

                            
新宿地区的颜色、纹理和帕蒂纳的细节
日本的建筑当然有它的怪癖。东京的天际线是现代玻璃塔的自助餐,也是建筑风格的奇特遗迹。“(在我的研究中)出现了几个名字-当然是潘基文和安藤忠雄-但最引起我共鸣的是肯兹·ō·坦格(KenzōTange),”普利茨克奖得主布莱克福德·桑格(Blachford Mes Of The Pritzker Prize)-他称之为“下颚下垂”的建筑师作品。我开始研究他的一些工作,这使我深入研究代谢运动,他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还偶然发现了上世纪90年代的一些后现代作品,它们有着完美的未来派感觉。
从晚上9点到日出,Blachford在一位摄像员的陪同下,连续6天拖着东京,浏览了他在谷歌地图(GoogleMaps)上绘制的20多座建筑的清单。通过Blachford的镜头,Kiyonori Kikutakes的巨大的悬臂式江户东京博物馆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有纪念意义,而新天空建筑的战舰轮廓在另一张图片中显得很大。更吸引人的是东京的细节照片,这是一种对颜色和帕蒂纳的质感处理。他说,最后,我禁不住把几个更紧的场景投进我认为在如此密集的城市环境中不可能找到的风景中去。
结果是在东京的混乱中发现了一种近乎平静的秩序感。布拉克福德补充说,这是一项聚焦激光的任务,在日本这样的国家,我觉得更容易完成这一任务,因为在这个国家,每个人似乎都是如此可爱地专心致志,为追求完美而努力。
The title of this work, Deckard’s Den, is a direct nod to Blade Runner.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Fuji TV Headquarters, 1990-96, designed by Kenzō Tange.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Nakagin Capsule Tower, 1972, designed by Kisho Kurokawa.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Blachford explains ‘he couldn’t resist throwing a few tighter scenes into the shots of vistas’.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Robot-style fire sprinklers – which Blachford describes as both ‘adorable and terrifying’ – in the basement of Tokyo Big Sight.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Shizuoka Press and Broadcasting Center, 1967, designed by Kenzō Tange.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New Sky Building, 1972, designed by Yoji Watanabe.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Asahi Beer Hall, 1989, designed by Philippe Starck.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The Melbourne photographer has captured the diverse jumble of Tokyo’s architectural fabric.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Blachford says of the gruelling week-long shoot, ‘In the end, asking nicely gave me access to every single rooftop, stairwell or crane lift I felt I needed to get the shot’.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Edo-Tokyo Museum, 1993.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Tokyo Big Sight, 1996. Photography: Tom Blachford
keywords:Photography, Japanese architecture,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y, Head to Head, On Instagram
关键词:摄影,日本建筑,建筑摄影,从头到头,在Instagram上
没有什么是汤姆·布莱克福德无法做到的:无论它是在深夜偷到一处房产,打开一个令人讨厌的灯泡,还是,就他最近的项目,尼洪·黑尔(NihonNoir),征用了一支15人的高瓦队…。

举报

KOPPD

什么也没写

1783 作品/ 0 人气

  • 别默默的看了,快登录帮我评论一下吧!:)

    注册 登录

    更多评论

    推荐作品


    相关文章

    下载

    加入到画夹管理

    添加画夹

    提示

    投稿

    rs@rushi.net

    交流反馈群

    715894730

    返回页面顶部
    开通如室年费VIP会员
    即可享受以下权益
    名师作品集订阅下载
    年更新300多名全球顶尖名师
    精品资料下载
    每日更新,已有百部精品资料
    名师与资料完善后,价格涨至699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