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丨渴望打卡的西北酒庄,以贺兰山之石构筑力量

2019-12-04 08:35
什么都没有,但这就是我所看到的。

                            

                            
西鸽酒庄选址于宁夏贺兰山东麓鸽子山,这里地势平坦、一望无垠。黄壤、碎砾、骆驼刺与沙棘,构成了这里的全部景观地貌,销形蚀骨的烽火台与坍圮断壁的明长城,让苍莽荒变得更加有据可循。
但正如丹托在《寻常物的嬗变》中所言,即使在最无可能的地方,也可以发现生命的力量与平凡之美。

                            
在这里,庄主张言志看到了适合葡萄种植的产区优势,而设计师看到的是这里的贫瘠和倔强:“贫瘠得像一块石头,倔强得像一块石头。”
大野洋子在《葡萄柚》开篇中自问自答道:“你想在哪里度过永恒?——威尔士的一块石头里。”——在一块石头里度过永恒,听起来何等美妙。不管这块石头是在威尔士还是在宁夏,都想钻进去看一看,带出它的美妙来。无论对于庄主还是设计师,葡萄树或石头,以及生活在这里的当地人,“贫瘠”和“倔强”是共同的底色。而今,西鸽的第一瓶葡萄酒在中外葡萄酒行业打出大大的高差,勃艮第、波尔多的酿酒师们纷纷引颈,西鸽酒庄的“倔强”第一次有了新的象征。

                            

                            

                            
读懂了宁夏的石头,也就理解了西鸽酒庄的生成逻辑。
于设计师来看,宁夏的石头,就像是贺兰山上滚撒的葡萄。将这些四处散落的“葡萄”,从荒野之中捡拾、收集、聚拢,便有了西鸽酒庄的石砌圆墙。

                            

                            
依循石砌圆墙,向内构筑。其外形,宛若一颗硕大的葡萄切片,以自然生长的姿态,低低地俯卧于万亩葡萄园之中;其内部,生产车间、橡木桶酒窖、办公区、品鉴区、有机餐厅、户外花园、酒店客房等,清楚明晰地分布于“葡萄”的组织结构当中,只需一个飞鸟式的俯瞰,便能一目了然。

                            
又或者立于缓坡之上,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这个以石为钥的巨型圆场,微微起伏又缓缓聚拢,与风力发电铁塔、高压输电线形成这里最具景观特质的生命气象。

                            

                            
如此,在广袤的宁夏,从处理石头的经验开始,一场与未知、挑战、冒险皆而有之的设计发生了。石头不再是封闭的实心之物,不再是冰冷的废岩,它变成了最小单位体的力量之源,变成了可承载可依赖的精神容器。

                            

                            

                            
大小两圆相切,切点为入口。
从口入,以一定弧度的转向,横穿小圆,偏向西北偏位上又设一门,门有盘口,硕大,粗粝的标志烙印其上。门是厚重的木门,推开,如此进来,才算真正抵达西鸽酒庄室内。

                            

                            
进入中庭,豁然有水景相迎,立于玻璃穹顶之下,水面平静,围廊立柱沙砾相映其中,并以其内外分流的形式,呼应着围廊立柱的空间感和秩序感。再移一贺兰山石,置于水中央,水石之间,刚柔并济,确立着酒庄沉稳、浑朴、自然而然的气质,并以恬淡静谧平衡坚硬冥顽,显露出大山大水的开合,滋养起生命张弛的力量。

                            

                            

                            
在室内的处理中,设计师以“在地精神”的导向,如借用“酒窖”的概念,将连接左右酒品陈列架和通道的顶部通过错位交叉处理成抽象的尖拱形态,既符合宁夏的当地文化,也回应了围合空间的顶部的圆拱形态。

                            

                            

                            

                            
阅读区依循贺兰山山势起伏的屋顶,亦是如此。设计师通过可回收的虫蚀柚木,用拼接的方式构建阅读区的顶面结构,成为延绵起伏的贺兰山脉的延续。在顶面结构与结构的缝隙之间,温暖的阳光透过天窗洒进来,撒落于书架上,沙发前,以及字里行间。这种形态上的致意,并非浮光掠影的浅尝辄止,而是一种内外相应的深层推敲,一如庄子在《天下篇》中所说,“至大无外,至小无内”。这份直觉与思考,就如同顶级品酒师,在一瞬间把握住一瓶葡萄酒的产地、年份、葡萄生长的气候甚至于酿造师当时的心境一样。

                            

                            

                            

                            

                            

                            

                            
庭院内依旧是宁夏自然的地貌,澄黄的砂石、叶色灰蓝枝干锈红的红柳、低伏的骆驼刺和沙棘,随意曲线的石板步道,堆砌巨石,错落成景,再加上圆形外墙逶迤弯曲的弧线,阳光满地,置身庭院方寸之间,有如酒庄外的苍莽以一定比例,浓缩进人文气息浓厚的取景框里,被驯服的同时,依旧保持着自然而然的力量。

                            

                            

                            

                            

                            
一组楼梯沿一楼玻璃幕墙向顶部延伸,室外的日光从右侧上空倾泻下来,光影随身体舞动,绯红的框型结构柱依次排开,强烈的仪式感由此生发,这是人对场景的敬畏,也是光对场景的洗礼。
向上探索,拾级而上,由此,步入二楼葡萄酒生产区域呈廊桥状的参观通道。

                            

                            
参观通道与生产通道彻底分开,独立存在于车间上层,既保证了车间生产作业不受影响,也赋予了参观视野绝佳的开阔性。
在这里,来自新西兰、法国、德国、意大利的先进设施设备,通过组建投入生产酿造过程,满足着酒庄每天200-300吨的葡萄处理能力和每年10000吨的罐储需求,保证着葡萄酒酿造过程中的高品质和稳定性。

                            

                            
站立于参观平台的独立通道上,可以看到A/B车间8000平米面积的锥形不锈钢罐发酵组、酒窖里呈矩阵排列静如婴儿的大小规格的橡木桶、干净且有序作业的灌装车间,监控酿造过程中各项指标与数据的实验室……除此之外,肆溢于各个车间之间微醺的酒香和目及到生产这整个过程,更是令人在期待中有了更多的敬意。

                            

                            

                            

                            

                            
葡萄酒的发酵离不开时间的积累,空间亦然。
在西鸽酒庄,空间的时间属性通过光洁的水磨石、虫蚀柚木、亚麻植物染布、手作器皿和温润的老物件散发出来,最后凝聚在了西鸽内部空间的日常情绪里。

                            

                            

                            

                            

                            

                            

                            

                            

                            
置于西南侧的玉鸽有机餐厅,因空间场域与生活、日常闲暇的交织叠印,空间中有了更多举重若轻的结构处理,自由设置的餐位、退让出去并与自然接触的阳台、深灰色灵动的圆形楼梯、近在眼前的丰茂的葡萄园、手工打磨的老藤门把手……人置身于此,背靠沙发,与古老烽火台对望,阳光在脚边游移,一切都显得自然而惬意。

                            

                            

                            

                            

                            
而后穿行至两扇木门,推入,重起叠错的颜色终于酒店走廊的尽头。
情绪在这里刹时轻快,忍不住想要快步掠影,留下一刻时的气息在身后的墙面上互衬着。

                            

                            

                            
此刻若是落日时,窗帘便聚着光,被植物浸染在面料上的颜色包裹着每一间屋子。
我曾在银川每一个清晨的晨雾上见过,从春至冬,和那些倔强的石头一样,在这片土地上突生出的植被把四季更迭的颜色也包裹在了我的记忆里。

                            

                            

                            

                            
抬高的榻榻米式大床房,深色的原木地板铺地,极简的家具,柔软的床垫和沙发,会呼吸的棉麻布艺,给人最温和贴切的身体触觉。
在这个并不大的客房空间里,设计师希望能在简单的形式之内,赋予每一个当下和关乎身体直接的记忆。

                            

                            

                            

                            
银川的冬日漫长,居所在这里成了温暖的向往,丰富的颜色也尤为短暂,处在这些向往和短暂的片段里,时间被人感知到的情绪眷待着,而空间也经由时间温润着,这一切都与自然的力量有关,与生命的力量有关。

                            

                            

                            

                            

                            

                            

                            
一年后的今天,当设计师站在完整呈现的西鸽面前,想要精确的阐述种种感受,却觉得言词不尽。
当站在这片大地上,从设计到呈现,内心的惊喜,就足以理解情感被安置于何处,设计便体现在何处。整个设计以激烈开头,以轻缓收尾,石头的执拗与倔强,最后无可避免地让渡给了时光的静谧与质朴。

                            

                            

                            

                            

                            
△接待中心-生产办公区剖面

                            
△酒庄入口-瓶储车间剖面
宁夏吴忠青铜峡市鸽子山西鸽路1号
北京置地优度建筑设计 Udopartners
室内/景观/软装设计:
成都相上文象建筑 Saussure Architects

                            
相上文象 创始人/创意总监

                            
相上文象建筑 Saussure Architects
相上文象创立于2012年,团队以室内设计项目为主要方向;
业务范围涵盖建筑、室内、景观、品牌和产品领域的创意设计。
旨在满足用户对于项目的实用性与个性化需求,提供整套完整而高效的创造性解决方案。
相上文象坚持并遵循“恬淡为上,胜而不美”的东方哲学思想,结合当下的时代精神,提出“空间是身体的延伸和情感的投射”。
强调场域的在地性和实践性,注重以身体,行为,动作,情感而获得的可塑性空间,并试图通过设计映射唤起人在潜意识深处的感知能力,由此带来更为丰富的空间体验。

                            

                            

                            

                            

                            

                            
 

采集分享

举报

麻吉小铭

什么也没写

30 作品/ 0 人气

  • 别默默的看了,快登录帮我评论一下吧!:)

    注册 登录

    更多评论

    推荐作品


    相关文章

    加入到画夹管理

    添加画夹

    提示

    投稿

    rs@rushi.net

    交流反馈群

    715894730

    返回页面顶部